票务平台天花板隐现,猫眼下一个增长点会是内容吗?

猫眼电影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3 月 25 日,猫眼娱乐公布了 2018 年全年业绩报告。

?#31080;?#26174;示,猫眼娱乐 2018 年共实现收入37. 55 亿元,同比增长47%;成本由 2017 年的8. 06 亿大幅增加73.5%至13. 99 亿元;年内亏损1. 38 亿元,比去年增加82.1%,经调整EBITDA为人民币2. 29 亿元。

据?#31080;?#25968;据分析可知,收入增长主要是因为在线票务收入的增加。 2018 年猫眼娱乐在线娱乐票务收入增至22. 8 亿,占总收入的60.7%,而票务娱乐总交易额也由 2017 年的 220 亿增至 327 亿。

但与此同时,用于用户激励的营销费用也是明显增加的。 2018 年,猫眼娱乐用于营销及推广的费用同比增加34.8%至17. 39 亿,运用?#22270;邸?#34917;贴等方式依旧是票务平台获取收入的主要手段。

顶着“互联网娱乐服务第一股”名头的猫眼,在上市不久即跌破了发行价。而根据猫眼招股书显示, 2015 年、 2016 年及 2017 年净亏损额?#30452;?#20026;12. 97 亿、5. 08 亿、 7610 万,?#30001;?#19978;年度1. 38 亿的亏损,猫眼过去四年累计亏损已经接近 20 亿。

在今年票房大盘增长放缓、观影人群减少的大背景下,外界都在关注:尚未盈利的猫眼下一个发力点是什么?

高收入的背后是永远的高投入?

按照?#31080;?#20013;划分,猫眼的业务收入一共来自于四块:在线娱乐票务服务,娱乐内容服务、娱乐电商服务和广告服务。但过去的四年中,四块业务的收入增长走势却并不相同。

在线票务是最主要的部分,在过去四年中?#30452;?#25910;入5. 9 亿、9. 6 亿、14. 9 亿、22. 8 亿,在总收入中占比99.6%、69.7%、58.5%、60.7%。这得益于猫眼在票务市场中遥遥领先的市场份额—— 2018 年猫眼娱乐市场份额超过60%,是中国最大的在线电影票务平台。

但猫眼几乎是以一换一的代价,?#20204;?#20080;来了市场份额。猫眼的营销及推广费用与票务?#20302;?#25104;本,这两项直接与票务收入挂钩的成本,过去四年?#30452;?#20849;投入16. 4 亿、11. 45 亿、16. 83 亿、22. 84 亿,超过了在线票务在这四年?#30452;?#33719;得的5. 94 亿、9. 6 亿、12. 9 亿和22. 8 亿的收益。

尽管这样的情况正在逐渐改善,但另一个鲜明的走势是,在线票务收入的增速正在放缓——从 2016 年同比增长61.5%、 2017 年同比增长55.2%下滑至今年的53%。

数娱梦工厂之前在《八千万观众消失、公映备案影片齐减,高票价还能撑多久?|院线观察》提到,今年截至 3 月 14 日国内共计新上映影片 86 部,比去年同期上映影片数量减少了近20%。今年前两个月影片备案数量也同比减少了25%,缩减超百部。

而截至 3 月中旬,全国观影人次同比去年已经减少了 8000 万,来自三四线城市的增量正在?#26412;?#19979;滑。

显然,票务平台的天花板正在出现。在此时,如果过分依赖票务的收入将使得公司整体发展在未来面对的严峻考验。

光线+欢喜:

猫眼能走好内容端的路吗?

猫眼的选择是向上游内容进发。

2018 年,猫眼在内容宣发和内容制作上?#30452;?#25237;入了2. 7 亿和1. 36 亿的成本,相比 2017 年近乎翻了一倍。

内容制作成本一部分来自于猫眼所参与的《归去来》与?#29420;现?#21307;》等剧集作品。据骨朵数据显示,《归去来》累计播放量101. 9 亿,但豆瓣评分仅有5. 3 分。不过猫眼并没有在?#31080;?#20013;单独披露涉及电视剧这一项目的收入。

而在电影方面, 2018 年猫眼以联合出品?#20132;?#20027;控发行方的身份参与了《来电狂响》?#29420;?#33590;的姑妈》《邪不压正》《我不是药神》及《捉妖记2》等几部作品,累计收益达10. 68 亿。

2018 年是猫眼进入内容宣发市场有所斩获的第三年,从 2016 年的《驴得水》到 2017 年的《大闹天竺》和《羞羞的铁拳?#32602;?#20877;到 2018 年的《后来的我们?#32602;?#29483;眼都实现了?#24065;?#23567;博大“。

但是需要承认的是, 2018 年下半年,无论是姜文?#20339;?#30340;《邪不压正》还是开心麻花参与出品的?#29420;?#33590;的姑妈?#32602;?#31080;房都不及预期。

在知名影人项?#21487;?#30340;挫折,或许能让年轻的猫眼意识到,即使在内容选品上有了一定的经验,宛如赌博的电影市场始?#25307;?#35201;不间断的思?#21152;?#25720;索,

而从去年 7 月开?#21152;?#27426;喜传媒的合作,或许?#37096;?#20197;视为猫眼在内容领域中深度进发的另一步。

欢喜传媒在去年 6 月大?#30452;是?#19979;?#35828;佳?#24352;艺谋,一度成为市场中的焦点,再?#30001;?#27426;喜成立时的股东徐峥、宁浩, 2016 年?#32676;?#21152;入的王家卫、陈可辛、顾长卫和张一白,欢喜传媒的旗下有 7 位国内鼎鼎大名的?#20339;?监制,?#19968;?#21916;传媒与?#32456;量隆?#25991;隽、王小帅、刘心刚、李杨、陈大明等一批知名?#20339;?#25110;制片人同样签下了合作。

去年 7 月,欢喜传媒发布公告称,猫眼将以约9. 53 亿港元认购15.00%股份。今年 3 月 13 日,猫眼娱乐公告称与欢喜传媒达成战?#38498;?#20316;,公告发布次日欢喜传媒盘收价上涨5.13%,总市?#21040;?50 亿港元。

一?#24065;?#26469;,猫眼所扮演的渠道端的角色与欢喜所代表的内容端的结合,被视为在市场中的利器。而猫眼的大股东也有光线这样以制作见长的公司。

然而无论是光线还是欢喜传媒,在过去的一年中的日子都不算太好过。

2015 年、 2016 年、 2017 年欢喜传媒?#30452;?#20111;损 9280 万港元、12. 54 亿港元、 9516 万港元,累计共14. 43 亿港元(约12. 21 亿元人民币)。

而光线在去年的文娱风暴中自顾不暇,短短几个月内跌去了 102 亿市值,根据业绩预告,光线去年盈利最高或在 15 亿,然而这当中包括了出售新丽传媒股份带来了的16. 5 亿- 19 亿一次性收益。换言之,光线去年主业表现并不乐观。

而对手也在一路追赶。 2018 年,淘票票参与发行、联合发行的电影包括?#30701;?#20154;街探案2》《红海行动》?#27573;?#34425;市首富》等多部爆款,背后的阿里影业?#36130;?#20511;《?#21776;?#20070;》在今年奥斯卡上得到多个大奖,在国内亦获得票房和口碑双丰收。

前有市场阻隔,后有同行的追兵,想在票务中稳住体量,又在内容端有所斩获,猫眼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
河北快3推荐号码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