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USDT趕下鐵王座

2018-11-03 12:18 稿源:鏈捕手  0條評論

比特幣 加密貨幣 (2).jpg

圖片版權所屬:站長之家

2018 年,可能會是穩定幣行業歷史上最具重要性與決定性的一年。

在這一年,公眾對USDT的質疑聲達到頂峰,乃至于出現暴跌現象;同樣在這一年,近百個穩定幣新玩家踴躍入場,其中還包括多個監管方批準發行的受監管穩定幣 ,這個行業儼然已經成為區塊鏈行業又一個風口級市場。

如今,這個行業的新入場者與交易所正在聯合發起一場針對USDT的圍攻,志在將USDT趕下鐵王座。

來源;鏈捕手(微信號:iqklbs)

作者/龔荃宇

編輯/李曌

未經授權,謝絕轉載

「USDT的暴跌有點晚了,它的超發與不透明全世界都知道,而且無論是媒體還是交易所都約不到他們團隊的人。」Digifinex聯合創始人Kiana說道,「年初D網上線時,我們甚至不想開USDT交易對,但畢竟USDT的市場流通量最大,為了用戶交易便利性和效率最終還是開了。」

Kiana對USDT的無奈,很大程度上代表了整個加密貨幣行業利益相關方的態度。

于交易所,由于用戶對USDT交易對的需求,它們手上都持有大量的USDT。一旦USDT暴雷,交易所們的資產與收入就會大量貶值。

于監管方,USDT目前的發行量已經價值近 24 億美元,牽涉面深入而廣泛。USDT的風險,就是整個加密貨幣金融系統的風險,監管方更需要安全可控的穩定幣。

于其他近百個穩定幣項目方,USDT顯然是它們發展道路上最大的障礙。USDT不倒,新興穩定幣就無法上位。

幣圈苦USDT久矣,一場由交易所、穩定幣項目方聯合發起,旨在推翻USDT壟斷地位的圍攻行動開始了。

01

揭竿而起

幣如其名,穩定幣最大的特點就在于,通過1: 1 錨定美元等方式實現了價格「穩定」,在市場趨勢不明的情況下,用戶持有穩定幣能規避市場波動帶來的資產貶值風險。

由Tether發行的USDT是這個市場最早的玩家 , 15 年 2 月就已經在交易所上線交易,并在 2 年多的時間里幾乎沒有競爭對手。但由于法幣通道順暢、用戶習慣等原因,USDT的交易量表現一直平平無奇,其日交易量在 17 年之前甚至從來沒突破 400 萬美元。

注:USDT在 2017 年1- 9 月的交易量走勢 來源:非小號

17 年 9 月的九四事件為USDT的崛起帶來契機。由于法幣通道被禁,USDT交易區隨著BTC、ETH交易區相繼在各大主流交易所上線。伴隨著年底加密貨幣市場的暴漲,USDT的日交易量最高達到 63 億美元,至今日均交易量仍在 20 億美元上下,比排名第二的穩定幣還要高出 40 倍以上。

但在快速崛起與繁榮的背后,USDT暗藏的風險也逐漸浮現出來:其發行方Tether從來沒有公布過賬戶資產的審計報告,即公眾無從得知Tether發行的 20 多億枚USDT是否有相應的美元儲備,也從來沒有用戶從Tether官網上將手中的USDT成功兌換過美元。時至今日,USDT超發幾乎已經成為圈內公認的「事實」。

面對「霸占」穩定幣市場而風險重重的USDT,有識者相繼揭竿而起。

注:本圖為穩定幣市場部分主要玩家的市場數據,發行量與交易量數據都統計于 10 月 30 日下午 4 點,其中DKKT數據統計于 10 月 31 日下午 5 點 來源:coinmarketcap

USC與DAI算得上是其中相對較早的幾家。 17 年底,兩者先后在幾家交易所上線,打響了推翻USDT霸主地位的第一槍。

前者主打公開透明,稱定期公開銀行儲備金賬目,引入第三方審計;后者則升級了價值錨定方式,主打智能合約概念,每個DAI的價值都由儲存在 Maker 智能合約平臺里的有價值資產支撐,繼而利用抵押及價格反饋制度使DAI穩定在 1 美元。

但如今來看,USC與DAI雖然實現了賬戶公開透明并取得了一定的市場份額,如今每天都有數百萬美元交易量,但始終沒能登陸火幣、幣安等主流交易所,發行量也都在 1 億枚之下,對USDT的威脅以及對整體市場的影響比較有限。

對此,USC合伙人Cynthia Wang向鏈捕手談到他們在上所時遇到的困難,「穩定幣不像其他項目方有各種收益,我們沒有辦法從交易上獲取利潤,如果交易所索取高額的上幣費,我們就非常尷尬。」在她看來,交易所在穩定幣方面應當給用戶充分的選擇空間,讓他們自己去選擇認可的穩定幣,而不是只站在自身利益去看待問題。

在Bibox市場副總裁Christina看來,這可能也與它們在市場推廣、流動性方面有所欠缺相關。「另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在于時機不太對,在USDT沒有出現很大問題的情況下,用戶對USDT的依賴性與習慣性比較強,所以這些穩定幣做市場教育以及用戶轉化都會比較困難。」Christina補充道。

02

監管與巨頭入場

在今年 10 月,這個「時機」終于來了——USDT遭遇了一次跌幅超過10%的暴跌,致使大量用戶「空倉」被套。雖然USDT暴跌的原因至今眾說紛壇,有傳言顯示與USDT 的托管銀行資不抵債、接近破產有關,也有人認為是莊家在砸盤與做局,但暴跌的結果顯而易見,用戶紛紛逃離USDT,而USDT的競爭者們交易量大幅上漲。

不過在這次USDT暴跌中,受益最大的穩定幣并非較早上線的USC與DAI,而是今年下半年相繼上線的TUSD、USDC、GUSD、PAX這四家。它們或具有監管背書,或擁有強大的背景,成為穩定幣市場的后起之秀。

具體來看,GUSD、PAX都由NYDFS(紐約金融服務部)批準發行,擁有極其稀缺的監管背書,其中GUSD還是由業界具有很高地位的Gemini交易所發行;USDC則由區塊鏈巨頭Circle與著名交易所Coinbase聯合開發與推廣,其中Circle的背后投資方包括高盛;TUSD背后的投資方則是紀源資本、丹華資本、BlockTower Capital。

在暴跌事件發生后,OKEx、火幣相繼宣布將上線前述四個穩定幣,以避免穩定幣用戶的流失。不過在更早的 9 月與 10 月初,幣安、Bibox、Digifinex等交易所已經宣布上線GUSD、PAX等穩定幣,他們試圖通過以此吸引到對新興穩定幣感興趣的新用戶。

幣安的嘗試最早,今年 5 月底就上線了TUSD交易對,并于 9 月底宣布上線PAX。Bibox的動作也很快,在Gemini9 月 12 日宣布GUSD獲紐約金融服務局批準發行的第二天,即宣布將開通GUSD交易對及交易區。

不過整體來看,前文表達過對USDT諸多不滿的Kiana動作最迅速,她所在的Digifinex今年 9 月份便將TUSD等四個幣種全部上線。「 5 月份我就開始與其中一家穩定幣溝通了,最近三個月內我還與這四大穩定幣的創始團隊都見過面、有過深入溝通。」Kiana告訴鏈捕手,見面時她還會要求這些穩定幣的團隊出示紙質版第三方審計報告,以確認他們在銀行擁有足額的美元儲備。

Christina也表示,今年年初Bibox就開始與GUSD接觸,「我們一直在尋找更穩定、受監管的穩定幣」。

注:Digifinex近一個月的交易量與排名表現 來源:非小號

據加密貨幣信息網站非小號顯示,Digifinex在USDT暴跌事件第二天的交易量達到 30 億元,為歷史最高值。同一天,Bibox等提前上線新興穩定幣的交易所交易量也獲得不同程度的上漲。

由于引流效應,現階段GUSD等受監管或背景強大的穩定幣已經成為各大交易所眼中的「香餑餑」,爭相計劃開通新興穩定幣的交易對。Kiana還透露,她了解到有一家交易所為了爭取某穩定幣過來上幣,甚至給了項目方大筆錢。

但并非所有交易所上線穩定幣的動機都是為自身平臺引流,部分交易所的主要動機在于「肥水不流外人田」,利用自身平臺為自家發行的穩定幣引流,例如Poloniex(于今年 2 年被Circle收購)與Coinbase上線其聯合發行的USDC。交易所發行穩定幣,正在成為行業的重要趨勢。

事實上,USDT發行方Tether的背后正是知名交易所Bitfinex,眼看Bitfinex從中獲益頗多,其他交易所不可能熟視無睹。更何況,穩定幣作為區塊鏈基礎設施的重要性越來越突出,其潛在應用場景可能比交易所更廣,那些重視生態布局的交易所不會錯過。

正如前文所提,USDC、GUSD都是著名交易所發行或聯合發行,其發行方Coinbase與Circle都是以生態布局而著稱的巨頭。另一個生態布局廣泛的巨頭火幣的動作更加耐人尋味,它雖然宣布引入GUSD等 4 個新興穩定幣,但沒有直接開通交易對,而是設計出新興「穩定幣」HUSD,用戶在向平臺充值其中一種穩定幣時,這些穩定幣在用戶賬戶會直接換成HUSD,當用戶提取穩定幣的時候也可以自由選擇穩定幣的幣種。

嚴格上來看,HUSD目前還不能算是一種獨立發行的穩定幣,它只是在火幣作為外部穩定幣和BTC等其他加密貨幣交易時進行交換的重要媒介或解決方案,但其中仍暗藏著火幣不小的野心:成為穩定幣的「穩定幣」。

創投圈CEO李曉寧則提出,交易所發行穩定幣不僅可以為自身平臺提供流動性,規模大的穩定幣甚至能為整個幣圈提供流動性、提高整體數字貨幣的價格。

還有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是,除了特殊的火幣以外,其他獨立發行穩定幣的交易所除了USDT外,幾乎都只上線了自家穩定幣,隱有封閉之勢。

但無論如何,全球交易量最高的幾個交易所至此都已經陸續向新興穩定幣打開了大門,使得新興穩定幣有機會與USDT在同一個維度上進行競爭,這是穩定幣歷史上的重大突破。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河北快3推荐号码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