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号党”和内容平台的无限战争

对抗 撕逼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浅黑科技(ID:qianheikeji),作者:谢幺,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同样是在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加持之下,复制粘贴、搬运、抄袭、洗稿变得容易,反制却注定越来越难。原因无他,前者是把盐和胡椒混在一起,后者却是把二者分开。

?#34892;?#20183;注定不公平,但对于有的人来讲,再难也得打。

(〇)不容易看见的事

“妈耶,做号集团真牛逼!敢这么直接找上门啊。。。”

“太明?#31354;?#32966;了这些人!”

某内容平台的工作群被一张聊天截图炸开了锅,一位作者向平台举报说有“做号党”主动向他寻求“合作”。

对方不仅声称登录过作者的账号,还直接甩出?#35828;?#24405;密码,说“看你做不出来?#25214;媯?#25152;以才想和你合作?#20445;?#39047;有种“老子找你是看得起你”的架势。

(对话框左边是做号党,右边是号主)

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估计是平台更新了安全策略,做号党原来盗来的账号无法登录了。” 丁丁告诉我。

丁丁不是天线宝宝四人组里的“丁丁?#20445;?#32780;是腾讯企鹅号平台安全部的一位技术小哥。?#31896;?#24037;作是跟黑产们 “贴身肉搏?#20445;?#38450;止平台被薅羊毛,确保平台安全。出于尊重个人意愿,不透露真实姓名和职务,?#20204;?#29992;“丁丁”代替。

半个月前,丁丁和同事们对做号集团们来了一次“地毯式轰炸” —— 直接停用了“手机号/邮箱登录+密码”的登录方式,只允许用绑定QQ和微信扫码登录,这一下就斩断了不少做号党的财路。

“做号党手里的账号来源一般有两种:一是用机器自动化大批量注册,二是通过?#37096;?#31561;手段盗过来别人的账号密码。”

丁丁告诉我,无论哪种,都免不了用手机号/邮箱号+密码登录,现在平台直接停用账号密码登录,做号党手中的一大批账号将被废弃。

在对阵做号集团的漫长战争里,丁丁和同事们又赢了一场战役。但仅仅在一个月之前,他们还深陷在一场众所周知的因为盗号、做号党引发的质疑之?#23567;?/p>

并非所有幕后努力都能被人看见,所以我决定和他们聊聊?#31896;#?#30475;看内容平台和“做号党”之间究竟发生过怎样的攻防对抗?以及,为什么腾讯辣么有钱,依然灭不掉做号党?

(一)和做号党的?#23433;?#26007;”

“注册账号是每个黑灰产薅羊毛的必经之路。” 丁丁告诉我,倘若来者不拒,企鹅号每天得有四到五万个新增用户。但用膝盖也能想到,庞大的注册量中必然混入了不少黑灰产,所?#36816;?#30340;工作之一就是在路口布防,拦截一切可疑注册者。

透过安全数据,丁丁能感受到做号党们的脉搏。

他说,“?#30475;?#23454;施新的防御策略,做号党的活动迹象?#23478;?#32905;眼可见的速度减少,没过多久?#21482;?#21453;弹,像一群总灭不干净的小强。”

企鹅号的第一道防御线——黑产库,来自盟友腾讯安全平台部。

这个部门相当于整个腾讯公司的保镖,职责是保护腾?#24230;?#32447;产品的安全,丁丁一般亲切地简称它“安平”。

安平的一项?#31896;?#24037;作就是搜罗各种行为可疑的 IP、手机号、邮箱地址等数据,给他们打上标签,汇成一个庞大的“黑产库?#20445;?#25552;供给腾讯系的各个产品线,帮小伙伴们鉴别正常注册和恶意注册。

丁丁告诉我,“企鹅号接入黑产库就等于在注册?#26041;?#21152;了一道过滤网。效果立?#22270;?#24433;,每天注册量一下就降到两三万。” 也就是说,有两三万次恶意注册来自做号集团,被拦掉了。

为啥做号集团这么执着于注册账号这件事?很简单,对做号团伙来说,号就是钱。

“一个企鹅号每天限制发 5 篇文章,两个账号就能一天发 10 篇,三个就 15 篇……发得文章越多,?#25214;?#33258;然就越高。”

在利益的驱使下,做号团伙?#27973;?#21220;奋,别说一天五篇,十五篇,甚至二十五篇都不在话下,对账号的需求数当然大。

丁丁告诉我,做号已经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

“有人专门‘下号’(提供账号),有人专门收集个人信息做?#24471;现ぃ?#26377;人负责炮制内容吸引流量,用平台补贴、广告等方式变现,下?#20301;?#26377;人专门给他们提供刷量服务。”

从上至下环?#24223;?#25187;,明确分工。

“下号”是重要的一环,主要通过程序批量注册、?#37096;?#30423;号等手法。依照不同平台的注册和盗号难度,每个账号通常就能卖十几元到几十元不等,有?#24471;现ぁ?#21407;创?#29616;?#30340;账号则售价更高,有的能卖到?#30422;?#22359;一个。

丁丁说,“做号团伙很狡猾,每天会换用各种手机号、邮箱,?#35874;籌P地址来伪装成正常注册,试图躲避黑产库的拦截。所以我们当然还有别的?#23567;!?/p>

企鹅号的第二道防御线是?#24471;现ぃ?#21482;有?#24471;现?#30340;账号才能发布内容。

业内以往最通用的?#24471;现し椒?#26159;“?#27927;?#25163;持身份证照片”。简而言之,让你捧着自己身份证拍张靓照,传到平台进行人工审核。讲真,这种?#29616;?#26041;式体验不好,总有种犯人拿着号码牌拍照的感觉。就像这样:

你可能有点纳闷,Google 上怎么能随手搜到那么多手持身份证照片呢?是的,很多人的身份?#29616;?#20449;息其实早就泄露了,所?#38405;?#39640;一尺,单纯?#21487;洗?#25163;持身份证这种?#26898;?#20854;实挡不住做号集团。

去年 9 月份,温州警方?#25512;?#33719;了一起公民信息买卖案。据通报,该团伙的手持身份证照片仅售几毛钱一张。收集到“四件?#20303;?手持身份证、手持报纸、手持?#23383;健?#36523;份证正反面)打包卖给“注册商?#20445;?#21333;价也就百来块钱。

做号集团便是所谓“注册商?#20445;?#20856;型买家。

(图片来自警方通报新闻)

丁丁告诉我:“除了直接在地下黑?#27844;?#20080;,有的做号集团还会雇人去农村收身份证信息,这并不难。”

道高一丈,企鹅号的对抗?#26898;?#26159;人脸识别。

腾讯公司有专门做人脸识别技术的团队,正好又能帮上忙。?#31494;得现?#26102;只要用人脸识别一查,冒用他人的身份信息肯定通不过,一下子就又把黑产的策略击破了。”

丁丁说,人脸识别上线才几天,每天新增的?#24471;现?#25968;量猛降四五千,效果立?#22270;啊?/p>

但事儿还没完,“做号集团肯定会反扑,这是常态。”

平台用人脸识别“大面积灭火”之后持续监测数据,不到一个月,?#24471;?#30331;记数量果然又开始反弹,火星复燃了。

我问他:“是黑产有办法骗过人脸识别?”

“倒不是,他们用了一种迂回策略来避开人脸识别。” 丁丁说,之前企鹅号平80%的账号是个人号,只有不到20%的企业号。人脸识别功能启用后,个人号的?#31449;得现?#37327;迅速减少,企业号?#31449;现?#37327;却开始上涨。

两三个月时间,企业号占比竟涨到接近 70%。也就是说,做号团伙们为了躲避平台的打压,从个人号集体涌入了机构号。

这给企鹅号安全部门带来一个难题。

“企业号?#24471;现?#20449;息一般要求填企业法人,也就是公司老板的。但?#23548;什?#20316;账号的人通常是底下负责新媒体运营的普通员工,很少有公司老板亲自来操作媒体账号的。”

如果强行要求人脸识别,“小编?#26412;?#24471;必须拽着自家老板来刷脸?#29616;ぃ?#36825;会给正常企业用户带来困扰。

丁丁又想了一招 —— “要求企业号绑定公司的银行账户,并且账户名必须和企业营业执照上的公司名相同。我们往账户里打一?#26234;?#23601;能核对账号真实性。

到这一步,坑又填上了。

“如此一来,做号党岂不是无路可走了?”

“你放?#27169;?#20570;号党们一定会想出各种怪招,这场仗得一直打下去。” 丁丁说,就在前不久,他们又发现有大量账号试?#21152;肞S制作的假营业执照蒙混过关,同事们正在商讨针对?#28304;?#21387;策略,打算再加一层额外的校验系?#22330;?/p>

他说和做号集团对抗让他深刻体会到一件事:做号集团背后出活生生的人。

若你把做号团伙当成游戏里三拳两脚?#36879;?#25481;的小兵喽啰,试?#21152;?#19968;道墙,一个篱笆就拦住,他们就会用一次次反扑来告诉你他们是一个个真实“玩家?#20445;?#26377;专业工程师,有统一指挥者,还有黑产盟友………

但平台就无计可施了吗?

“做号党的目标是钱,只要作案成本越来越高,他们就会逐渐放弃,或者转移到其他更容易得手的目。所以,每一次平台打击都是在挤压做号党的生存空间。”丁丁说。

很少有人会注意到,企鹅号仅仅在 2019 年第一季度就拦截了黑产账号注册和登录 235 万次,拦截准确率达到了99%。

(二)不公平的较量

聊完“下号?#34987;方?#30340;攻防战,接下来做号集团?#36879;?#20889;稿了。

丁丁的同事迪西给我发来一个文档。

迪西是企鹅平台内容部门的,为了知己知彼,她?#31896;?#20250;花时间去了解做号集团的内容生产模式,以试图针对性地打压。

我打开文档,做号套路简直深似海。

翻到“伪原创的?#26898;?#25216;巧”一章,里面详细记录着如何用“等价替换法”把炮制出一篇伪原创:

“等价替换法又分为文字排序法、数字替换法、词语替换法……”

这些?#26898;?#19981;仅成体系,且分门别类,可操作性很强,基本属于义务教育水平以内的人看完都能上手实操。

肉有五花三层,“文章搬运大法”也分三六九等。

“初级搬运”仅仅修改标题和部分词语;“中级搬运?#34987;?#23545;标题段落进行重排;?#26696;?#32423;搬运”则会综合多篇稿件内容,来个“葫芦娃大合体”;“?#21344;?#25644;运”最厉害,不仅会把原文许多段落换个说法,还会将原文配?#23478;不?#25104;意思相近的其他图片。

除了雇佣劳工手动搬稿,规模?#28304;?#19968;些的洗稿团伙大多已学会用科技的力量来武装自己,全面步入工业化时代。

自动化搬运软件也分为初、?#23567;?#39640;、?#21344;丁?/p>

初级的软件大多是一键直接搬运,特点是替代手动操作,速度快效率高。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
河北快3推荐号码今天